一座海岛的回忆——长岛

发布时间:2021-06-14 09:11 点击:

1、心愿

转眼到了八月。夏天过去大半,却还没有出门旅行,这感觉就像口袋里米其林餐厅的餐券要过期了一样让人坐立不安。
于是想去海边成为你的心愿。
“不用去马代塞班,不如我们借着周末请两天假,去一个熟悉的海岛”,仿佛是似乎看穿了我,“就当作是我的生日礼物”。
这让我无法拒绝。

月牙湾公园月牙湾公园

熟悉的海岛,是长岛了。

2、预约

清晨五点出发,一路飞驰,将醒未醒的城市在身后与我们告别。下午两点终于出现在蓬莱客运港口前。
这是第三次长岛行,前两次都远在十多年前。那些质朴美好的记忆,都躺在时光的长河里模糊远去。此刻与你,只相隔几千个日日夜夜,和一场跨海相见。

月牙湾公园

还差点无法相见。

客运港口硕大的电子屏幕写着:今日上岛车辆名额剩余0。敦实的港口保安有着山东人特有的浓眉大眼,他略带夸张地扬起眉毛,用难以置信又略带幸灾乐祸的语气问:你们难道不知道吗?现在每天上岛的车辆限量一千,今天车上不去了。
暗自嘲笑,自己对长岛的记忆还停留在十几年前。
那时只是一座默默无闻的渔村小岛,想不到竟默默膨胀了人气。感觉就像赶了远路看望原来的穷亲戚,开门的却是穿制服的管家,问你有没有预约,难免让人垂头丧气。
作为没有多少攻略傍身的随性游客,幸好我们足够随机应变。
于是决定今晚留宿烟台,那里离蓬莱只有一小时的车程,还有抖音里美轮美奂的养马岛。
旅途的意外也不尽是坏事,也许会有意外的惊喜不是吗?
是的,但也许不是这次礁石滩公园

礁石公园的栈道上挤满了游客。情侣们举着自拍杆,在为了一个没有第三者的自拍角度而努力,小小面积的滩涂上礁石锋利到无法下脚,还零星散落着垃圾。
从栈道边的小路走下去,游客们的高声呼喊,孩子们的尖声嬉闹,海浪声口哨声,以及各色舞动的丝巾顿时将你层层包围,看场地的老大爷吹着哨子驱赶游人,他高声喊着涨潮了涨潮了。感觉就像被人一把掷到了北京西站的站前广场。

差一点就想立时走掉,如果不是一场日落来救场。

礁石滩公园

人群纷纷涌向高处,想要占领一个看日落的好位置。落日余晖给空旷的石滩镀上暖色调,宛若一座海滨剧场。你轻盈地向我走来,礁石上投射出长长的身影。

礁石滩公园

你看,养马岛终究是美的。海那边的长岛,是否仍是原来的模样?

礁石滩公园3、渡海

第二天上午,蓬莱港早早就已经一片繁忙景象。
长岛来往的轮渡进港出港,密集而井然。车辆在工人的指挥下鱼贯开入滚装船的货仓,一辆辆紧紧相依直到再无一丝空隙。

蓬莱港客运站

客舱此刻正在上演小小套路:二层舱室仅仅开放了一半,刻意营造闷热拥挤的假象。有限的座位都已被抢占,不知所措游客在船舱四下张望。工作人员籍此卖力推销“宽敞有空调而且可以喂海鸥”的三层VIP舱室。

蓬莱港客运站

当轮渡终于驶离港口,假象顷刻间不攻自破。
海风卷着大海的咸湿味道扑面而来。蔚蓝的海面反射着烁烁的宝石光,洁白的尾迹之上,海鸥在上下翻飞地追逐着浪花。海平线上五彩的帆,在你的凝视的目光中缓缓驶来。
快到船舷去看风景啊,有谁会愿意待在沉闷的船舱里呢?

长岛长岛

船员在顶层的露台吹响了哨子,贪吃的海鸥和贪玩的游客便聚集起来。将零食抛到半空,看似闲庭信步的海鸥突然一个俯冲叼走,引起人群的阵阵欢呼。
登上顶层当然是拍海鸥的更佳位置,我却沉溺于取景器里天空、白云、海鸟和船舷的若即若离,所有梦想的海岛元素都在此刻聚齐,仿佛一场海岛之恋的续集。
所有的舱室早已打开,原本抢手的座位变得空空荡荡。朋友,如果你在夏天登上海岛的船却找不到一个座位,就去船舷吹吹风吧,也许曾经渴望的会变得不再需要。

长岛长岛长岛4、球石

跨过长长的南北岛大桥,顺着快要被太阳晒化的柏油路面一路来到北岛的最北端。
神奇之处在于,一个面积不大的海岛,在路上却看不到多少海,浓密的植被仿佛刻意遮挡着视线,努力保留初次见到海滩的惊喜。

我还记得初次见到月牙湾的惊喜。
十几年前,一个大阴天,两个人拿着一本《在山路上——山东版》,从青岛坐大巴一路来到这里。
还是这条柏油路,跨过一个小坡,俯冲下去仿佛就能直接进到海里。海浪温柔地冲刷着卵石滩,霎时就将我俩从晕船的胸闷眩晕中拉回浪漫的海边。

月牙湾公园

如今月牙湾修起了大大的停车场,出入口的小摊贩一眼都望不到边。大片的水泥地反射着明晃晃的光,海滩五颜六色的遮阳棚和噪杂人群让人心绪不宁。
如果你和我们一样不喜欢人声鼎沸的热闹场面,那么可以沿着暗红色的步道向西前行。

月牙湾公园

海滩上布满了晶莹剔透的球形石,简直就像铺满一地的宝藏,忍不住就要捡几颗悄悄带走。离开了海水的滋润,他们很快失去了光泽,很委屈的在手心里拥挤在一起。不忍心再看它们不知所措的样子,默默又放回水里。

月牙湾公园月牙湾公园

月牙湾西边突出的崖壁就像一面屏风,完美的隔绝了海滩上的拥挤和喧闹。愿意顶着太阳走到这里的游客寥寥无几,于是清凉的海风和开阔的风景构成了月牙湾的贵宾厅。

月牙湾公园月牙湾公园月牙湾公园月牙湾公园

独爱崖壁上的观景亭,它傲娇地霸占了整座崖顶,远可观海平面上的烟波飘渺,近可赏脚下海浪与礁石悱恻缠绵,风水简直不要太好。在这里时而登崖远望,时而俯身戏水,玩耍了整个下午。

月牙湾公园月牙湾公园月牙湾公园月牙湾公园

这是第三天的凌晨,无人的月牙湾。
地处胶东半岛的最东端,看一场海上日出自然要比别人付出更多,即便是凌晨四点半出门,天色也已然亮了大半。
没有朝霞,云彩也说不上炫目,无浪无风的海面笼罩在一层淡淡的,橘色和粉色参半的薄雾当中。
四下无人,伫立的礁石与沉默的大海无言相对,差点儿就要自作多情的以为,此刻的平静是专门等待你的出现。

月牙湾公园月牙湾公园

太阳就像个顽皮的孩子,躲在海平面下,等待和你玩一场关于耐心的游戏。头一刻还猜不透它要从那个角度出现,一眨眼的功夫,它已经带着耀眼的红光在奋力升起。

月牙湾公园月牙湾公园

蠢蠢欲动的海浪,声调渐高起来。它卷起洁白的浪花,奋力越过层层的礁石,发出轰的声响扑过来,却温柔地环绕在你的脚踝旁,然后破碎,退下,再一次悸动…

月牙湾公园

越来越热烈的阳光终于迫使我们离开。一只海鸥从梦中醒来,它从蜷缩的翅膀下探出头,低低地飞去,海面上留下长长的痕迹。

月牙湾公园5、老歌

九丈崖,北长山岛的头牌景点。
当地人笃定的认为,在这里欣赏太阳从悬崖边缓缓落下的美景能带来好运,简直不容错过。

我们几乎错过。

匆匆赶到的时候暮色已经厚重,沿着陌生的木质栈道穿过石滩,眼看着夕阳躲进厚厚的云层,涌动的潮水透出阵阵心急的悸动,深邃的海面闪烁着微弱的光。
落日大概是看不到了吧,索性就在栈道边上坐下来。
突然天空又变得通透,夕阳在海平面上慢慢浮现,云彩被晚霞照亮,淡淡的如同晕染开的水墨。
人群激动起来,崖顶栈道上的小伙子放肆的向着远方大喊,礁石上的人群回过身来挥舞着双臂作为回应。
你看落日就像电影配乐,总在剧情的尾声恰到好处地出现。

九丈崖九丈崖

这是第三天上午,阳光强烈到要把我们融化掉。
九丈崖的得名源于其崖壁的高且险峻,山与海的落差在这里被无限放大。
这些突兀的礁石其实很有来头,独特的海蚀,海积地貌使这座岛成为唯一的海岛国家地质公园。

九丈崖

沿着热气腾腾的木制栈道走下去,游客们簇拥着你缓缓向前。
人多到几乎无法移动。
穿着牛仔裤的男生半跪在水里给女友拍照,一位父亲将孩子抱上礁石,鼓励着他勇敢张开双臂。
一个分神就踏进礁石滩上的浅水洼里,瞬间鞋袜就被海水浸透,穿着凉鞋的姑娘从容地趟水而过,边走还要边幸灾乐祸的回头看着你。

九丈崖九丈崖

尴尬地就想找个阴凉地方坐下来。脚下的礁石似乎是玄武岩质地,它们无比坚定,多少年都没有丝毫改变,刀刻般的线条伸展延伸入海。
第一次来是个大雾天吧?天空飘洒着零星的雨滴,怀着怎样的心情我已经忘了,也可能在为风浪太大离不了岛而暗自发愁。
我们并肩走过湿滑的礁石,走上道路尽头那座摇晃的铁索桥,阴沉的天空和弥散的雾气之间,你沉默不语。
游人寥寥,风贴着海面而来,你裹紧了白色的针织衫,抱着胳膊默默伫立。我甚至记得,远处有人用老式的卡带机外放着王杰的歌:
不要谈什么分离,
我不会因为这样而哭泣,
那只是昨夜的一场梦而已。

你看,记忆多么奇妙啊,多少重要的时刻都已经模糊,这些宛如小小浪花的往事回忆起来却清晰的仿佛一出老电影。有人刚刚到来,有人正在离去,有人唱起沧桑的歌,一切都没有变过,除了你自己。

告别九丈崖的人海,离开景区时瞥见山头的灯塔,桀骜独立的姿势透着说不出的文艺,即刻决定前去一探究竟。

九丈崖

我该是多没有方向感啊,短短的一段路竟然走偏。车盘旋而上,在山脊的起伏间若隐若现。看不到其他车,也没有任何人,完全陌生的方向,心绪随海拔在一路彪涨,充满未知的旅程因为期待而让人兴奋。
路的尽头是北岛的最高点,只需稍微费点力气穿过一片树林和灌木,横跨南北岛的巨幕风景就会在你眼前徐徐展开。
海岛,房屋,小小的轮渡仿佛在远处静止不动,崭新的跨海大桥弯出充满张力的曲线,大片的云在它们之上呼啸而过,场景变得忽明忽暗起来。
过于宏大的场景总是让人不知身处何方。这还是十几年前那个朴素海岛吗?长岛啊,长岛,时隔多年再来看你,仍带着当时的心情。
“仰视来去不定的云朵 ,也许我一辈子也不会将你看清”。

长岛长岛

下山时经过一片狂野的石滩。
这似乎是个还未开放的景区,奇石滩的招牌已经竖起,售票厅也已经修好,却只在路边停着一辆台车,三五个游人在海滩嬉戏。
暗红色的步道仍在修葺,这些步道从月牙湾一直延伸到这里。也许明天整个北岛的海岸都将连成一线,成为一个巨大的海滨乐园。

海水清澈到完全不知深浅,远处碧蓝的海平面与天空交融汇于一色,近些的如果冻般闪着莹莹的绿色,再近些的透着水底的颜色显得五彩斑斓,由远到近显得极有层次。
四周清净极了,耳朵里只有潮水的阵阵涌动和远处海鸥的轻声鸣叫。蒸腾而起的水汽让一切笼罩进迷幻当中,碧海蓝天,潮声阵阵,眼前就要幻化出一位东邪黄药师,衣炔飘飘立于礁石之上,吹一曲碧海潮生。

一位父亲和儿子在礁石上垂钓,眼见有鱼上钩,却被他轻轻摘下掷回海里。临走时回望他孤礁独钓的背影,莫名觉得有几分洒脱。
是非不到钓鱼处,荣辱皆随骑马人。

6、栈道

下午我们驱车来到南岛,横穿长岛县城。
这里如同你我久未探视过的家乡一样,永远停留在九十年代。林立的小商铺,杂乱的电线,斑驳的居民楼,人们彼此相识,每走几步就停下来相互寒暄,再哈哈笑着道别,狗在阴凉处打着哈欠,街上到处都是渔家乐的广告牌。
“住在县城里也能叫渔家乐吗?”

第一次来长岛,渔家院的老板开着一辆用从邻居家借来的旧夏利,从码头一路拉我们到北岛。我们兴奋得就像两个郊游的孩子,叽叽喳喳不停的问,老板操着浓厚的山东口音,笑着说“就到,就到”。
院子离海边很近,客房是从自家院子里空出的几间房,村口成排摆放着斑驳的渔船,牡蛎壳铺成的海滩边晒着渔网,整天都弥漫着一股浓浓的海腥味。
老板一家都是本地人,男主人平日里还要出海,孩子,游客还有家里的大小琐事都是能干的老板娘在操持。我们特地找出《在路上》里关于她家的描述给她看,她只是腼腆的笑笑,事后却又把书借去看了很久。
老板娘每天早上都会笑眯眯的询问你今天想要吃什么,然后去码头的鱼获市场采购。有一次她甚至大方邀请我们尝尝她晒的枣,后来才知道,在长岛,这可能比小鱼小虾的海鲜要精贵。
那个记不清具体位置的砖墙小院应该翻修过了吧,老板娘的小娃儿是否考上了上大学?
有时候在想,那些生活里看起来毫无道理的相遇相识,也许只是为了日后悄无声息地回忆起,不然分别的时候一别两阔那么干脆,从来都不曾回头看过。

午饭后,顺着文苑路一路向南来到林海公园。
林海峰山,这个极为妥帖的名字完美体现了这里依山傍海的特点。如果看腻了狂野粗放的礁石滩,又或者想要体会长春真人松涛听海的修真境界,那不妨沿主路往山上去,经八卦台往北去往密林深处的拂去亭。
但是今天,只想与海亲近。

从下午三点树荫斑驳的环海路上走出来,突然听见走在前面的人“哇”的惊叹声,紧接着长山尾就出现在树林身后。
和长岛所有的海滩一样,长山尾也是个石滩,却有着不输沙滩的妩媚气质,白云凝固在天空里,目送比自己更白的海滩伸向更远的远方。
顶着烈日迫不及待冲下石滩,海水却出人意料的冷冽,它冷不丁握住你的脚踝,于是自己也“哇”的一声叫出来…

长山尾长山尾长山尾长山尾

挣扎着爬上海天梯,只为了更好的视野,身旁的松树和你的胸口一道激烈起伏。回首望去,长山尾和步道连成一体,蜿蜒着延伸入海,仿佛你正从沿着它从海中而来。
黄渤海在这里相遇,浪花彼此拥抱,交融着在海面划出一道长长的s形,它就像你我的内心,对未知的渴望和对过去的眷恋总是保持微妙的平衡。

长山尾

山的另一边,海边栈道如同一条稳重而热情的黄色腰带,它正恰到好处地穿过山海之间,收紧了海岸的曲线。

林海公园林海公园

短短的一段玻璃栈道,是意外的惊喜。
这是很特别的体验。海水径直涌动过来,从你的脚底穿过,洁白的小小浪花如精灵一般在岩石间嬉戏。孩子们咯咯笑着呼啸而过,追逐着地面的自己,几对情侣手挽着手,低头驻足,他们甜蜜地把自己的合影倒映在天空里。

林海公园林海公园

天上的阳光突然就躲进云彩。风从山的另一边绕过来,掠过整个栈道,就像一个巨大的叹息,本该温柔却急促起来。
黄昏将近,游人赶在变天之前渐渐散去,斜射的阳光给周围的一切镀上柔和的暖光,此刻的海上栈道变成了一座孤独而丰盈的岛屿。
此刻,我们就是岛屿的主人。

林海公园

倚着栏杆,你长久地陶醉于云卷天舒,风云变换的流动之美。
“你看对面的城市,若隐若现多象海市蜃楼”
海面依然平静,那些自我克制的平静更显力量,让人心生敬畏。彩旗缠绕着栏杆,在它的脚下跳着细碎而矜持的舞步,后者面对的,是一片平静而澎湃的海,以及海的另一边那座虚幻的城。

林海公园林海公园林海公园林海公园7、日落

日落前我们在南岛的滨海路上闲逛。
在南长山岛看日落有很多种选择,毕竟西海岸线上并没有北岛九丈崖那种艳压群芳的存在。
我们总是被那些著名的风景吸引而来,最后却深深沉浸于一座城的日常。就像此刻吸引我的,只是连城村海港静卧的一排渔船。
道路一侧是成排的砖瓦房,另一侧是停满渔船的平静海面。渔港基调是青黄色的,掉漆的渔船是青黄相间的,砖墙是黄色的,光着膀子的本地汉子蹬着锈迹斑斑的三轮车从堤坝上慢悠悠地驶过。整个画面透出时光悠长的味道,仿佛一张沉睡相册多年的老照片。

一只田园犬出现在身后的砖房巷口,懒洋洋地向海边走来,它和渔船一起,享受着休渔季的悠长假期。 一对情侣低着头窃窃私语,肩膀紧紧的靠在一起,突然又起身追逐着跑开。一个小女孩在听长辈们关于修船的讨论,不过这种传承很快被不小心打断,她向着镜头的方向好奇的张望过来。

这艘渔船,它在水中踌躇着,显出几分孤独。它正在等待它的主人,往常的此刻,他应该正从船舱里搬出最后一筐鱼虾,低飞的海鸥鸣叫着和它告别。

夕阳终于收起刺眼的光线,它散发着绝对主角的气场,向着海平面坚定地缓缓下沉,远山的轮廓仿佛巨轮,在暮色和孤独中滑入大海。
你看,日出和日落的温度果真不一样,就如同相见和离别时的心情也不一样。
“旭日东升,夕阳西下,虽相隔只12个小时,但她们永远不会相见”。

如果说对一座海岛的最大期许是精致和柔美,那么长岛显然不能承载。
它更像是青葱时代的挚友,率真亲切,未加雕饰,陪我散心听我倾诉。我曾和它一起月牙湾嬉水,在九丈崖看落日,在林海公园吹风,在海港等渔船晚归。
世界那么大,越是自由就越是贪心。当心愿目的地的list长到自己都觉得好笑,我却一次次回到这里,探访曾经的自己,和深藏一座海岛的回忆。


( TheEnd)

仙境源8、其他

一些你可能会需要的信息:

【行程】

day1北京-烟台
day2烟台-蓬莱-长岛
day3长岛
day4长岛-北京

1、如果要去长岛,烟台的养马岛完全可以放弃。
2、自驾车可以开上轮渡上岛,暑期和国庆旺季每日限1000辆车,过了中午再开车上岛基本无望
3、因为曾经去过长岛,行程极为紧凑。正常游玩长岛需要三天左右或者更多。更好的选择是坐飞机到烟台机场,烟台机场处在蓬莱和烟台中间,甚至更接近蓬莱。
4、从烟台市区或者机场,都有大巴发往蓬莱客运码头,班次频繁。据说从烟台可以直接坐轮渡上长岛,耗时2小时左右,没有亲测。

【住宿】
1、北长山岛保持着朴素的海岛风貌,住宿渔家乐为主。现在的渔家乐相比过去条件已经很好了,基本达到快捷酒店标准。渔家乐最大好处是可包餐,份量种类不用担心,两天之内基本不会重样,份量多到吃不完。价格按人计费,一人一天从200到300+不等。

2、南长山岛更加繁华,选择也多。推荐长园宾馆,老牌的酒店从位置到设施都更令人满意。我们住的是林海公园附近的公寓酒店,从入住到设施都有不愉快,就不做推荐了。
3、烟台一晚入住的时光LOFT酒店,每间房间都是独立小巧的LOFT,自助早餐也很满意,虽然和长岛无关,但算是意外的惊喜。

【季节】
1、最佳的季节应该是五六月和十月,五六月份的长岛天气不热,鸟岛还有大群海鸥,乘船观鸟也是很棒的体验。
2、暑期的长岛非常热,早上十点以后到下午四点之前热到无法出门。这个季节还是在清晨和傍晚户外活动吧。
【门票】
1、南北岛联票165每人,包括九丈崖、月牙湾、林海公园、仙境源,可以网上购买,凭身份证多次进出。
老人孩子购票半价,需要去长岛客运码头边的游客服务中心购票,所有景点只能一次进出。
2、蓬莱和长岛之间船票单程每人45元。
3、望夫礁景区应为不当经营被关闭整改了。这是南岛看日出最美的地方,景区的过失惩罚的却是远道而来的游客,这我就不是很理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