计划去姬公尖奖柿是一个月前的事,因为小事太多,决定晚了。出乎意料的是,姬公尖农家乐来了:星期六的房间已经满了。错过又是一年,不能再等了。马上决定星期五下午出发,晚上赶上山,第二天早上拍日出和云海。

从远处看树上的霜叶,看起来像是衰老的脸醉红。柿子是深秋的心脏,只要看到它在树枝上燃烧,就会对这个收获的季节充满深情和冀望。我国有六大名柿,分别是陕西径阳、三原一带生产的鸡心黄柿、陕西富平的尖柿、河北、山东一带生产的莲花柿、荷泽镜面柿、浙江杭州古荡一带的方柿、华北大磨盘柿。姬公尖的灯笼柿,隐藏在深山的人不知道。这样急急忙忙的原因就是想看看这个枝头上的红灯笼是否还在。

姬公尖,位于皖南涉县上丰乡山顶的古村落,最高海拨700米以上。早上,渐渐醒来的姬公尖呈现出五彩缤纷的颜色,远处云雾朦胧,山峰连绵,像青绿的山水画。最近红柿树、金银杏、贡菊和青松翠竹映照,山谷整体被色彩渲染,像浓墨重彩的油画。秋天到了冬天万物休息,姬公尖一眼就看到了秋天。

第二天早起,云很厚,没有理想的日出,有些遗憾,但是山村的清新空气有点果香的味道,足以让我陶醉。姬川村,当地人通称姬公尖(鸡公尖),位于涉县丰乡花果山腹地,姬川村位于花果山半山腰,一年四季花果香,上丰悉尼、青梅绿梅、姬公尖灯笼柿、惠州贡菊是当地着名的特产,是着名的花果山。

姬公尖家家户户种柿树,品种独特,果实外形似桶式灯笼,因此得名灯笼柿。由于土壤的关系,这里生产的柿子味道很甜。每年深秋贡菊竞争,满山柿子红,姬公尖迎来了最受欢迎的日子。特别是从霜降开始,立冬盛开,家家户户晒柿子,门前房后晒两三千斤灯笼柿子,壮观。

姬公尖山上气候独特,不起雾,不结霜,所以柿饼沿袭原始的制作方法,柿子在晒黑过程中不发霉,不添加淀粉和化学成分,是真正的原生态健康食品。

姬川村种柿树已经有几百年的历史了,很多树龄达到几十、几百年的老柿树,最古老的树有四百多岁。满山都是柿子树,有几千亩。每年的这个时期是村民最忙的季节,每个家庭都抢劫晒黑。

这是王氏宗祠,姬川村几乎都叫王。他们自称唐朝越国公王华的子孙。汪华(586年~649年)涉州涉县登源里(现属安徽成绩溪)人。隋末天下大乱之际,王华为保护国境的安民,出兵统领涉州、宣州、杭州、饶州、睦州、婺州等六州,建立吴国,自称吴王。实施仁政,吴国国内人民安居乐业,在群雄霸权、战火纷飞的时代,吴国平静祥和的武德4年,王华审查时势,说服文臣武将,自主放弃王位,率士回唐。唐高祖李渊授予上柱国、越国公、涉州刺史、总管六州军政的贞观两年,唐太宗李世民授予忠武大将军,参加禁军权力,在九宫留守,辅助朝政,成为极人臣。死后,唐太宗授予忠烈,给予东园秘器。

汪华集儒释道,文指挥武略,具有优秀的军事才能和政治战略。应天命,顺人心,义涉州,数十城狂澜独自挽救的是藩封,庙祭,忠昭唐代,千百年正气犹存。这对联是汪华一生最好的写照。史料显示,汪华生了九个儿子,长子汪健生有六个儿子,汪健长子搬迁景德新建,与姬川村王氏的子孙迁移景德一致,进一步证明姬川王氏是名门后。

漫步姬川村,到处都是收获的场景,一双勤劳的手,红柿衬托出幸福的笑容。勤奋致富加上党的好政策,村民的日子很受欢迎。

姬公尖柿饼就是这样挂在室外,反复晒黑,吸收阳光的紫外线,大约需要一个月以上的时间,从水灵晒黑到浓缩的坤,全身都戴着厚柿霜成为正果。吃了嘴里有嚼劲,又甜又香。

来姬公尖赏秋一定是明智的选择,不仅眼睛在天堂,嘴巴也掉进蜜罐里,这是可食之秋!

其实柿子全身都是宝物,即使是这个晒干的柿子皮,药用价值也很高,和悉尼蒸煮后汤润肺,止咳作用很好。

这种美丽的景色,让人联想到惠州人许承尧写的楹联:喜桃露春浓,荷云夏纯,桂风秋馥,梅雪冬妍,背井离乡的历史,时序和花事告诉我的紫霞西耸,瀑布东横,天马南驰姬川村是画中村。顺便说一下姬川村不仅有灯笼柿,古梅群也很壮观。1993年,中国梅花协会会长陈俊渝等专家学者去姬公尖考察时,对姬公尖古梅群发出了全国罕见的惊讶,中央电视台、人民日报等媒体报道了姬公尖的梅花基地。村民们说,我们村最美的时间是春节期间,那时满山的梅花迎风开放,姬川村就像花海中的小舟&hellip&hellip&你感动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