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有出生的话,我想做桃花。为你一生绽放,许你三生三世繁华。婉转温柔,呼吸回肠,醉卧十里,情深不变!";..再次去林芝可能是这首诗,也可能是去年在大峡谷";情比石坚";遇到的顶上开着巨石的桃树,明年桃花盛开的时候,她有多美呢?桃花包围的大峡谷是仙境吗?

这个愿望在今年春暖花开的时候,越来越强烈,到4月11日为止不再犹豫,机票直接飞到林芝…中途担心是否迟到,赶不上花期,接近林芝机场,等不及的照相机开始拍摄,这个春色的图出现的时候,悬挂的心终于放下来了。

下飞机直奔南伊沟,南伊沟位于西藏米林县南部南伊罗巴民族乡村,与麦克马洪线接壤,很少对游客开放。南伊沟距米林县有20公里,被称为藏地药王谷,传说藏地药始祖宇适合&midddot云丹贡布曾在这里炼丹并行医生,沟内生态保护完善,平均海拔2500米,被称为地球上最高的绿色秘境。

来到南伊沟仿佛置身桃花谷中,南伊河两岸,田间村头到处都是绚烂的桃花,这些桃树自然天成随意生长,没有人工雕刻,花色不太鲜艳,但随意奔放。这样不修饰原始美,深深吸引了我们,这才是我要看的桃花。

清流干扰幽静,古村落在山间。白云连雪岭,彩虹防御花田。有很多鸟迹,深林少人说。净土和尘土,这是桃源。这是诗人王心鉴对南伊沟幽美景色的赞赏。原创生态,朴素的罗巴族,南伊沟是世外桃源。

其实对南伊沟不太了解,回来查资料才知道它和着名的";麦克马洪线";那么近,这条荒谬不被中国政府认可的线,大部分罗巴族(约60万)生活在印刷管理地区,山南地区只有2300人,罗巴族成为我国现在最少的民族。南伊沟是罗巴族的聚集地。

所谓麦克马洪线:1914年3月,担任英国印度省长外务秘书的麦克马洪,与西藏地方政府代表(武器和粮食贿赂后)背着中国中央政府在德里偷偷地个人交换,在中印边境的东段沿习惯线向北100公里,今后40多年只存在地图上的印刷东段边界线民国政府不承认麦克马洪线,直到20世纪40年代印度独立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这个边境问题一直悬而未决。

1959年还处于十分落后的原始社会父系奴阶段,主要靠刀耕火种好猎生。因为没有文字,所以用刻木绳记事的方法试试。1965年,中国将民族划分为西藏的分支。但是,罗巴族不同意,他们和藏族有很大的本质区别,风俗、语言也不同,罗巴族说自己特有的罗巴语。因此,根据本民族的意愿,罗巴族成为单一的民族。也是唯一能带着刀进入人民大会堂的民族。

距离原始森林栈道末端50米的位置,生有一棵神树,生长着四种不同颜色的枝叶,开着五种花,更奇怪的是树干天然生成男性和女性生殖器官的形状,被当地的罗巴人称为阴阳树。罗巴人相信原始苯教,相信一切都有灵魂,崇拜自然。部落生存需要更多的人繁殖,崇拜生殖器官,祭祀生殖神,成为部落生存的必然活动。每逢自己的节日,罗巴人在树下崇拜生殖器的舞蹈,祝人繁荣部落,耕种收获狩猎成功。心诚者在树下呼吸,吐故纳新有滋阴补阳的效果,据说生孩子的繁荣。

罗巴族的传统住宅是石木结构的碉堡,坚固耐用,防御功能好。他们在门和房间的墙上,画了很多避邪求福的图案。挂在墙上的动物头是财富的象征,也是猎人狩猎能力的炫耀。

佩戴长刀是罗巴族男性的它不仅是显示阳刚气息的装饰品,也是人们日常生活中的基本工具和重要武器。巴族男性的名字由两部分组成,其首字是父亲的名字,尾字是子名字,这样严格区分,世代相连,构成谱系。部落内实行氏族外婚,女儿必须嫁给本族,所以在谱系中不占主要地位,以男性连名为主,家庭的袭击也完全由父系继续,意义上罗巴族维持着父系制。

罗巴族男性都很有威力,比罗巴族女性小,以前的罗巴族男性可以和很多妻子结婚。这可能与父系制度有关,也可能与家庭财富有关。现在罗巴族是一夫一妻制,但多数是父母决定孩子一生的大事。在婚礼上,要杀鸡三次。第一次,在新郎家家木楼前,杀了新建的木门悬梁上的两只鸡。杀鸡,取出鸡肝,交给罗巴巫师。巫师用舌头舔鸡肝,看一眼,舔鸡肝,判断新人今后的命运是好,寿命长短。第二次,把挂在院子里的八根竹竿做成的竹架上的鸡杀掉,也要取出肝脏交给巫师。巫师因此判断了新人今后生孩子的前后和数量。第三次,杀了新郎家的两只鸡。罗巴族有孩子的女性把新人引进新郎家的木楼后,开始杀鸡,同时杀猪,先杀猪,然后杀鸡。巫师在罗巴族的生活中起着重要的作用,宗教活动和婚姻都离不开巫师。罗巴族的巫师是唯一能和神鬼说话的人。巫师不是职业宗教者,不享受优秀的权威。没有宗教活动时,他们仍然过着普通人的生活:生产劳动,生孩子。罗巴族巫师分为女巫纽布和女巫米剂两种。纽布为主巫,米剂为次巫。纽布是天生的,可以和神鬼说话的人,但是米剂后天学习,米剂不能直接和鬼魂交流。米剂的主要工作是解读鬼魂的信号,其方法是通过小鸡的内脏。相信万物有灵,统称那些神、妖精、鬼等为乌佑、巫女纽布通灵的能力来自乌佑。天生的机缘,大病,梦中有乌佑陪伴,教她跳舞、玩耍、射箭,听万物的语言。纽布可以说是乌佑选定的,是天地与罗巴人之间唯一的联系方式。需要和乌佑联系的时候,她赤脚踩着竹编的米罗,用手拄着长刀唱歌,通过歌声,唤起灵界地府乌佑蒙里的乌佑……<;其中有关<的罗巴族最后的巫师>的报道:南伊沟最后的纽布和米剂巫师都去世了,这个联系天地和罗巴人之间唯一的纽带也断裂了。x美若仙境的南伊沟,隐藏着原始的神秘罗巴族,但随着历史的变迁,巴族分享了现代生活的幸福。真诚地期待着某一天,雪山上的那条";麦克马洪线";它会消融,让更多的罗巴回到祖国的怀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