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赤水河上魔法古镇,风雨摇晃了2000多年,这里的人仍然过着肩膀背负的原始生活。他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悠闲自在,与世无争。每天早上,古镇的人背着篮子走上石桥,在寨子外面购买日用品。住在山深处的人,把自己种的蔬菜背到古镇换成必需品。

,这个古镇是赤水河滩上的丙安古镇,古镇位于赤水市中南部。商殷时代,这里有古人捕鱼的痕迹,距丙安古镇10公里的鞍山大型东汉古崖墓群。

{c安一直是川南进黔的古道场上的重要城镇,是商贾聚集的重要场所,场上的旅馆、餐馆、茶馆很多,活着的清明上河图很好。当时,赤水河沿岸的酒馆和酿酒坊林立,商贾如云,非常繁华。赤水河当然成了美酒河,河岸居民祖先一代酿酒。

站在赤水河畔,远远可以看到古镇的全貌,看起来不大的古镇有2000多年的历史,而且保存完好。从远处看,古镇似乎建在河边的大石头上,孤独而神秘。倾斜的吊脚楼向人们展示风雨沧桑,茂密的树木为古镇遮挡风雨。

进入古镇首先通过这座石桥,喜悦滩石桥位于丙安乡艾华村喜悦滩小河沟,建于光绪二十二年,桥面由四个圆柱形大石墩支撑,石墩由长条石堆积,顶部为四角小屋檐碑帽。

经过这座桥就到了丙安古镇。古镇在河滩中间,背靠青山,面对赤水河,汽车进不去。只能在河对岸下车走路,走大约15分钟。大行李有背夫,但要收费。寨子后面也可以进去,楼梯不能拖箱子。我也得找个背夫。

下桥后沿着木栈道走就能看到古寨门,这里有两扇门,我们是从太平门进来的古镇,古镇主街的尽头是东华门。

看着这个高大的石拱,脚下的石板路被岁月磨得没有角落,旁边的石墩眼睛苍白,满是苔藓。一步一步地捡起水平,映入眼帘的是狭窄的石板路,两侧都是吊楼,悠闲的古镇人坐在自己家门口聊天。古镇不大,来的人也不多,很安静。你可以慢慢享受世外桃源般的慢生活。

镇历史悠久,c安早在明万历年间就有经贸、交通、军事等重要位置。与秦汉时期的土城兵站、风他古驿道、赤水河水路盐道和宋代复兴场古厅县治所密切相关,至今已有2000多年的历史。已经是千年的古镇,现在生活气息也很浓。古镇人沿袭祖辈的生活习惯,以经营为主。虽然没有古代商人聚集在一起,但也是人来人往,现在他们以自己家里有千年的吊床为荣。保护这些古镇文化远远大于对物质的追求。

在古镇曾经的辉煌是暗淡的,但留给后代的不仅仅是这些吊床,还有这个古镇的故事和文化。这里曾经也是红军四渡赤水的依据地,1935年1月,红军四渡赤水时,红一军团第二师和师团部曾在丙安扎营,保证红军顺利一渡赤水,取得战略胜利。红色的印记给古镇增添了浓墨之笔,在当时赤水的艰苦时代,这些吊床为红军士兵遮雨,抵抗外敌。古镇红一军团陈列馆详细介绍了红一军团在丙安古镇渡过赤水的英雄事迹。

这家大顺店不是普通的吊楼,不仅门楼很漂亮,里面也相当大。了解大顺店也知道古镇。大顺店,占据东华门上,最早是袍哥杨书田的堂屋。曾经是水手、船工、纤夫、背夫们喝茶、尖锐、住宿的地方。民国初期,大顺店的伙伴忘记灭火,引起了火灾,大火烧毁了大顺店,葫芦街的一半也受到了影响。杨书田平时乐于施工,人们不是因为火灾而怨恨他,而是选择和他一起面对,想办法重建房子。杨书田老先生感受到村民们的义举,到处筹集资金,重建葫芦街的破坏住宅,大顺店是当时重建工程的一部分,也是指挥部。在大顺店重新开张的那天,村民们送来了石版,登上了书画栋凌云,感谢杨老先生的大义,称赞再现了丙安的凌云吊楼。站在大顺店的吊脚楼可以看到对面的古盐道,也可以欣赏赤水河的日出。大顺店外是通往古代码头的东华门,这里还有两扇木门用于关闭寨门。从东华门出来,沿着石梯捡起来到古代码头。古代码头上有一座双龙桥,东西方向,石头铺设,中间有两个基础,一个雌一个雄两个昂首向上流方向的龙,前头高出桥面一米多,桥中间还有三个脚不够,听古镇人说是狮子的形状。这座桥最早建于明代,多次被破坏,干隆年间重建,至今保存。在没有通过道路之前,一直是官道。是当时赤水最早的石桥。遗址,位于丙安乡古景社区,面积约600平方米。古代码头有一个总长63米的石梯,由于山势而建造,蜿蜒向上,直达古镇。石梯与古代码头的连接部分有扇形主页,主页前面有河滩沙地。离月台3米的岩石上有鼻孔,用于栓船。这个码头是水陆码头,所有的货物都卸下来登陆,曾经是赤水河盐运的重要码头。{c安纤维道是当时c滩是赤水河商品运输和物资集散地,因当时赤水河盐运输和物资运输而形成的。由于年代较远,石板缺失或断裂,棱角圆润。在纤道旁边的岩石上,分布着两个古代栓船用的圆形石孔。在赤水河边坐着,好像能听到阵列船员的号子声,在赤水河里培育着丙安古镇人,过去的繁华消失了,现在的古镇也独占了世外桃源般的宁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