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个冰山的名字

发布时间:2021-04-20 09:04 点击:

2017年十一假期,重徒西藏库拉岗日,那个时候天气很好,山水相映,有不输给东坡的感觉。没办法时间紧迫,错过了不远的40。40是冰川的户外昵称,以接近中国和不丹边界的第40号边界碑命名,但中国和中国的边界很难确定,谷歌地球上的这个地区是红色的状态,表明有领土纠纷,找不到那个40号边界碑,这个名字有疑问。

在桌山发育的很多谷冰川

有趣的是,不同的手机系统在这个地区有不同的国度感,苹果系统的车站不丹,显示时间比北京时间早2小时,Android系统的车站在中国。问当地人,就叫他工作布。冰川末端海拔5300米,下车点距冰川末端十分钟的脚程,接近性好。12月8日,和登冰的朋友们一起去会议40。

这个地区在谷歌地球上受欢迎,显示有领土纠纷

19:00,日落,工作结束时,拉萨加玛贡桑的过路人聚集在一起,使已经狭窄的街道看起来更拥挤,在十字路口东北的胡同里,陆标、小风、水手、无、阿健已经把露营装备、腐败物资、照片、攀冰装备塞满了一辆车,还有两个高压锅空出来,我们的车(我、阿杜、南)也进入胡同,分担了无和高压锅,两辆车


{40冰川末端

在道路旁的拉萨河流向西南,我们走近道路,穿过两桥隧道——雅鲁藏布和拉萨河的分水岭,直达贡嘎-雅鲁藏布的边界,20:30在贡嘎机场附近简单地吃肉豆花,转向S101省道,继续赶路,雅江南岸有些杨柳,个别粗壮,夹在路旁,车灯通过曲水雅鲁藏布江大桥附近,拉萨河终于拥抱雅江,我们也转入S307省道,向南越过冈巴拉山,山上绕着数不清的拐角,不能见到不能见到车的时候。翻到冈巴拉山顶,从雅鲁藏布江中游谷地进入喜马拉雅北麓湖盆地区,羊卓雍和普莫误用北一南,落下慷慨,现在山顶什么也看不见,只听远处羊湖浩汤,沿羊湖西岸继续前进,波卡子县酒店已经超过23:00第二天5点30分,大家一个接一个地起床收拾,到达和出发偶然在夜色中,三车九人,从波卡县边防站转到X301县道,向东南走,直到隆镇或油路,南向嘎尼拉山口(海拔5030米)的行程以土路为中心,翻到普马江塘乡时,天色变亮了,除了我们,一切都像睡着了一样,普莫远远地看着,像冰一样,无言。不怎么看,车队远远绕过,背着他走,向南进入曲河谷,路突然腐烂,老路已经被大型车推到两条深辙,不得不绕到草甸,不要刮到底盘,在曲子冲积扇上偶然遇到几只隐藏的羚羊,迎着阳光悠然地走着,小河的岔路已经被冰压住了


1:00,到达加曲支流结曲的源头,源头是40冰川形成的冰湖,40的样子逐渐明确,40北普莫雍措,南枕桌山(Table是Mountain),山顶是海拔6000米的桌面,东西长约20km,南北宽约15km的冰岩制作,西面是海拔7035米的卓木拉日康桌子山南陡北缓慢,南北发育大型山谷冰川,南面位于不丹中央区普纳卡宗北部鲁纳纳地区,该地区密集发育四条冰川,从西向东依次为Bechung冰川、Raphstreng冰川、Thorthormi冰川、Lugge冰川,其中Lugge冰川最终堤坝于于1994年10月7日崩溃,冰湖决裂,洪峰直接下游90km以外的古城普纳卡北面主要发育的是40冰川,中途纳入分支冰川,处于阴坡,总长约14km,远远超过南坡,冰川进退形成的巨大终极垄断,像水库一样,上下两个冰层湖,下湖(以下简称下湖)面积远远超过上湖(以下简称上湖)

的起点停止在湖南岸,前期到达的陆标、冰河等人已经扎帐篷,忙着破冰取水,生火做饭,阿杜有机会爬到最后的垄上湖调查,回说冰业冻结了,我们三个人(我、阿杜、小楠)今晚在冰湖上过夜,行前,大家都吃了一顿,陆标厨师,果然名不虚传,做了好菜,饭后,出发,阿杜、南、我重新装载了上面的冰湖,十分复杂的样子,一个三角的冰

在冰中(摄影师:小风)

我们打算先结露营,教训1来,下午的阳光正在燃烧,这里的海拔是5300,但冰上已经涂了水膜,带来的水泥钉太短,打到冰上已经是弩的末尾,支撑着的帐篷,有时会有摇晃坠落的感觉。此时,专业的冻土地丁非常得到,我和阿杜勉强搭起帐篷,其他人已经戴上冰爪,选择冰塔开始结冰,下午阳面的冰比较柔软,冰蓝天,冰,太阳,这么炫耀,风也柔和,后悔没有冰刀,滑动野冰。但令人兴奋的是,我第一次登上冰,初级路线完成,很开心。

(摄影师:小风)


获得晚宴,记得是牛肉和马铃薯,吃,现在谈厨师的重要性!什么?饭后,我和阿杜回去固定已经软塌的水泥钉,现在天已经完全黑了,农历22,下弦月下半夜升起,抬头,再看,突然感动,前灯熄灭,天空的星星洒在40冰川和我们的身上,冷艳,悲伤,绝伦人、冰、星河、百年、万年、亿年的尺度反映在同一个视野中,这种广阔而微小,永远和瞬间,仰面和俯面的对视,让人无言以对,以感动、震撼的想法泛滥在无限的夜幕上。

星空下的40和我们在晚上的冰面上,每隔十几秒钟,冰裂就会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像远古的回音,偶尔会唤醒我,提醒大自然肃穆的伟岸。教训2来了,我用的Therm-a-Rest的Neoairall,season充气垫实际上无法忍受这个古老的寒冷,背部有点冷,睡不着觉,翻车,然后和他家的银摩擦一起试试,第二天有点反过来,睡得很懒,起来看他们登上冰,下午2点撤退,下车一次,冰河载着没有赶回日喀则,其馀两辆车沿着蓝宝石般的普通有些美丽不需要发现,也不需要发现的眼睛,赤裸裸地站在那里,俯视你,征服你。回到拉萨是深夜,但味道更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