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次去鄱阳湖是枫杏老师的呼吁,他星期三到达鄱阳湖,电话告诉我:鄱阳湖的蓬子花到了盛花期,很多灰鹤也到了,是赏花拍鹤的好季节。我犹豫不决的原因是天气,这周是雨天,星期五之前决定去,赌上星期天上午的晴天

星期六赶到九江市都昌县和合乡,已经是中午十一点了,和枫杏老师汇合后,下午去湖边,天空有时下小雨,连日的阴雨把这个草垫吹的东西倒下,看到无限的花海和阴天构成了乱七八糟的油画。

蝗虫花,一种看不见的野花,通常生长在河滩、沟、池边的湿地上,一两个看不见,一两个看一眼,但聚集在一起,形成十万亩人,愤怒放在鄱阳湖的滩上,令人震惊!感叹生命的力量!

我们的导购占四龙是土生土长的都昌和合乡人,这两天枫杏老师住在他家。他向我们介绍:从每年10月底到11月初,鄱阳湖的水退去后,蓬子花很快就会长大,开出紫色的花,去年气候不太好,花没有规模,今年很好。否则,这几天的雨会更加鲜艳壮观。

占四龙指远处的湖心岛说:这座山原来叫猪婆山,朱元璋和陈友谅在鄱阳湖战斗,最终朱元璋少胜多,成为霸业。朱元璋为了纪念在这里为自己死去的兄弟,把这座山改为朱袍山。啊,朱袍山有个故事。我是一个喜欢听故事探索的人,朱元璋和陈友谅在鄱阳湖决战是历史,朱袍山真的占四龙所说:有为朱元璋而死的兄弟吗?这个人又是谁呢?

晚上住在都昌县城,和合乡距县城也就是30分钟的车,很方便。以前和占四龙约好了。我们明天早上赶来,让他准备进入湖中朱袍山的船。晚上住进酒店后,我迫不及待地在网上搜索了朱元璋和陈友谅在鄱阳湖决战的史料和朱袍山的传说,真的找不到了。

第二天早上,我们赶到了和合乡的黄金嘴,随着我的愿望,雨停止朗。占领四龙在这里等待备船。金嘴,六百多年前是朱元璋鄱阳湖战争的主营地,这里离朱袍山还有十华里的水路,我们登船沿水道慢慢向朱袍山进发,支撑三角架,换上长镜头,等待鹤群的出现。

我们进湖不久就发现了鹤,这些都是灰鹤,以家庭为单位,在蓬子花海里寻食,习惯了过去的船,不在乎。这让我们拍鸟人的喜悦,快门的声音起伏,好好度过快门的依赖症。

朱袍山的蓬子花海面积很大,不时有游客弃船登陆,令人惊讶的是鹤群纷纷转移到朱袍山,我们的船也随着鹤群悄悄地追寻到朱袍山。

朱袍山的大小由六个小岛组成,形状像母猪一群猪仔。原来渔民住在岛上,后来由于生活不便,政府为他们安排,离岛登陆,占四龙的家人是搬迁登陆的渔民。拍摄的间隙,他向我们介绍了600多年前鄱阳湖发生的战争,最感兴趣的是朱元璋为什么能赢得少数?

元末是群雄混战的结构。朱元璋出生于安徽凤阳的农民,曾因贫困出家当过和尚。陈友谅出生为渔民,都是草根阶层,乱世可能出现英雄,他们凭借超人的勇气和战略,逐渐成为霸权者的枭雄。

朱元璋以建康为主,拥有长江下游江淮广大地区,兵精粮足。陈友谅以武昌为中心拥有长江中游的江汉广阔地区,士兵勇敢。两雄对峙,力量不上下。鄱阳湖之战的原因是南昌争夺战。

朱元璋先霸占了属于陈友谅的南昌,陈友谅自然不甘心,倾尽全军之力夺回南昌。说到朱元璋和陈友谅他们是元末红巾军,执行着完全相反的思想。陈友谅急于依赖皇帝,早就在九江坐龙椅。朱元璋平静下来,他建了高墙,慢慢地称王。朱元璋的战略可以说远远胜过陈友谅,鄱阳湖之战,陈友谅拥有士兵60万人,朱元璋只有20万人的兵马,这是朱元璋人生中最令人感动的战争,是霸业的重要战争。

一定会成为万骨枯。陈友谅在不称帝之前是有名的悍马,部下也是人才济济,但成为皇帝后,总是怀疑心病。原创驻守南昌的胡廷瑞逆水朱元璋后,让下属更加怀疑,组团失心朱元璋很能收购人心,他带着大将的父母和妻子一起住,照顾好生活,让大将们安心地在外面战斗。(也许也是预防措施)。对俘虏的士兵和诚实的士兵也友好对待,他被认为是爱民的领袖。

其实朱元璋带兵救助南昌时,南昌已经被陈友谅包围了80多天,南昌守将朱文正(朱元璋的侄子)死亡保护城不破,为朱元璋赢得了准备时间。陈友谅听说朱元璋带着援兵临近,放弃了对南昌的攻击,东退到鄱阳湖与朱元璋决战。

陈友谅为这场决战做了充分的准备,其水军联巨舟阵,楼高十多丈,绵绵数十里。朱元璋的水军船很小,人员很少,但朱元璋必须解开南昌的包围。

双方战斗开始,徐达、经常遇到春天等悍马利用船的机动灵活,冲进陈友谅大船阵,拼命杀死敌人,斩首,但不能动摇陈友谅的巨舟阵。之后,朱元璋的水军受到冲击的七零八落,一个接一个地失败,慌乱中朱元璋的指挥船被朱袍山搁浅,被陈友谅大军包围。

战斗到黄昏,陈友谅可能被胜利冲昏了头脑,说:朱元璋自杀的话,就会让部下的兄弟生路。在这个非常危急的时候,牙齿把韩成(脸和朱元璋有点像)披上朱元璋的红色战袍,自杀和船头,掉进湖里为主而死!陈友谅大喜,常见春带部拼命杀死救主,捡到韩成的尸体首鸣金接受了士兵。

韩成替死,经常在春天拼命帮助朱元璋逃脱这场强盗。回到金嘴大本营朱元璋有点沮丧,军师刘伯温命令军队修整三天,祭祀亡灵。朱元璋不得泄露还活着的消息。不那样的话,格杀也没关系!

第二天晚上,刘伯温和朱元璋一起去附近的王子庙闻香,突然向朱元璋道喜,不可展示的朱元璋问:喜从哪里来?刘伯温道:三天内东北风临近,陈友谅以为主人公死了,这几天庆祝,我部可以乘夜色,借东风,用火攻击,一定能胜过他的联舟巨阵。朱元璋连续点头,忧虑高兴,在寺庙题诗:神威赫震千峰,我也没有英雄见功,阴兵想借三千万人,帮助我顺风。

第三天晚上,刘伯温预料到东北风已经发生,装扮成渔船的点火敢死队静静地进发,朱元璋大队蜂巢出动。午夜,陈友谅的水师营着火,风助的火势越来越旺盛,复仇的朱元璋带队进入敌营,大开杀戒。睡梦中的陈友谅看到朱元璋没有死是无心的恋爱战,残兵败后逃到鄱阳湖西岸的渚溪,这场战争使陈友谅解兵力损失了三分之二。朱元璋军进入湖东岸都昌左蠡,切断陈军退路。聪明冷静的朱元璋围着不打,用计子不断诱导下降,陈两个大将投敌。之后,采用离间计,让陈友谅杀了部下的将军赵普胜。此时,陈友谅已经失败,粮草消失,突破途中被乱箭射死在湖口。鄱阳湖之战奠定了朱元璋统一中国的基础。后来朱元璋成为皇帝,为了为自己而战死的士兵,在鄱阳湖的康郎山建造了36座忠臣庙,韩成像站在庙中间。把猪婆山改成朱袍山。每年蓬子花盛开的时候,鹤群静静地到达,在花海中翩翩起舞,大声喊叫,也许是记住这个替身而死的韩成,也许知道蓬子花海下隐藏的是千万鄱阳湖之战的亡灵。